拨亮别人的灯——粗探延长油田作家群成长的秘笈

中国传真总编室 传真头条评论32,702字数 4287阅读14分17秒阅读模式

作者:叶建华

在我国地下石油基本上归央企开采,而拥有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中国石油发祥地的延长油田却归陕西省地方所有,里面有许多故事。公认的说法是国家回报为中国革命作出巨大贡献的老革命根据地人民,蕴涵与彰显着知恩图报的中国传统文化。

拨亮别人的灯——粗探延长油田作家群成长的秘笈

建华与延长石油文友相聚在烧烤店

延长石油是中国石油发祥之地,不仅传承了红色基因,而且助力着石化工业发展跨越。

有一次,中央电视台播放一个综合类知识竞赛节目,主持人出的题目是:中国陆上最早生产石油的是哪口油井?作为中国陆上石油工业发祥地的延长石油人,看到这样的题目,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不由得七嘴八舌表达出激动的心情。

然而,一位漂亮的女选手稍作停顿后回答:玉门油井。

主持人不假思索地评判:恭喜你,回答正确,加10分。

收看电视节目的延长石油人傻眼了,继而是强烈愤慨,他们想不通,中央电视台怎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有一个叫拓永祥的陕北汉子,按捺不住内心的不满,当晚给中央电视台写了一封措辞强烈的信,郑重要求中央电视台更正错误、正本清源,向延长石油道歉。

因为这件事情深深刺伤了这位延长石油的宣传干部,他感到了自己肩头的责任。他知道“好酒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一味地指责别人,无益于解决问题。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他暗下决心、埋头苦干,花了十年时间,送走了十度花落花开,终于写成了一本30多万字的纪实文学《延油史话》于2015年出版面市。后又出版了新闻作品集《一千万吨,一个世纪的追求》,以大量的照片和史料证实了“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不是其他油井,而是延长石油的“延一井”。玉门油田最早的两台钻井机,是1938年国共合作时期,应当时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请求,共产党为了顾全大局,经周恩来同志批准,延长石油厂将两部钻机及其材料调往玉门油田,同时还从延长石油厂调去了一批技术人员。在延长石油支持下,1939年8月在玉门钻成老君庙第一口产油井,拉开了玉门油田开发的序幕。

后来才有了玉门油田支持设备和人员开发大庆油田的故事。再后来由于从玉门油田调到大庆油田的王进喜被称为了“铁人”,他的事迹感动了中国,他的吼声颤抖了地球。玉门油田和大庆油田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响亮,而一向埋头苦干、低调内敛的延长石油老大哥的知名度却与小弟弟不可同日而语。

拨亮别人的灯——粗探延长油田作家群成长的秘笈

延长石油不仅局限于往日石油的辉煌,而且与时俱进、潮头跨越,利用油头做起了化尾的绚丽华章。

2016年6月,中国化学工业界泰斗、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原化工院院长金涌教授在延长石油“煤油气综合利用工艺技术集成优化开发及工业应用”科技成果鉴定会上做出了如下评价:“放眼全球,由延长石油研发的煤油气合成工艺及工业应用技术,都具有国际领先水平,代表了中国在煤油共炼及煤油气综合利用方面的最新突破和最高水平。”

延长石油的油气煤综合利用项目还走出国门,受到联合国的青睐点赞,被确定为联合国清洁煤技术示范和推广项目。该技术将在全球推广,并将获得技术和资金支持。延长石油将中国荣耀放大扩张,在世界闪光。

延长石油不忘初心使命,借助改革开放春风,在提升采油技术增加产量的同时,大力调整结构,使高新化工产值占比不断提高。对我国尤其当地贡献越来越大,据介绍,如今延长油田对延安市经济总量的贡献达70%以上。

延长石油作为历经百年的常青树,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有着极高的知名度。

2017年,中国石化联合会党委书记、会长李寿生牵头、与中国化工作家协会联合启动了《中国化工风云录》长篇报告文学集姊妹篇--《潮头跨越—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梦时代报告》。寿生会长提出入选的企业不仅在国内领先,而且要在世界领先。我国石化企业有3、4万家,入选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中国石化联合会经过几番权衡比较,延长石油入选为21家石化领军企业之一。寿生会长要求这本报告文学集作为石化行业庆祝建国70周年的礼品立项,并亲自前往江苏黑松林参加中国化工作协会议,协调此项工作,与钱玉贵主席、刘鹏凯执行主席等研究决定,由朱建华、叶建华、潘烽、李铁、李慧海、李明月等报告文学作家来承担21家领军企业采写任务。我们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进行了初步分工,我具体负责九江石化、山东金正大、新疆天业和延长油田的采写任务。

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杨悦、宣传部长黄国栋对我们的采访非常重视。2018年5月,我和李慧海老师在延长集团宣传部赵哲陪同下我们来到延安。我与崔完生老师取得联系,他安排拓永祥、梁川配合我们采访工作。在梁川的具体安排下开启了此次采访行程。我们有幸走进延长油田,深入沟沟坎坎,参观工业遗址、在卫尚科部长的陪同下参观了展览馆,接受了红色教育。我们还深入毛乌素沙漠的榆林西北部的沙石峁村,走进了当今世界最前卫投资200多亿元的榆能化公司。

榆能化公司采用14项国内外专利技术,通过资源优化配置,要素优化组合,工艺高度集成等方式,将煤、油、气三种资源深度转化制烯烃,有效弥补煤制甲醇“碳多氢少”和天然气制甲醇“氢多碳少”制约,实现“碳氢互补”,提高碳回收利用率,体现“吃干榨净、废水“零排放”理念。榆能化项目是陕西省“大区域谋划、大产业构建、大集团引领、大项目推进”的重点项目,也是延长石油从“油头化尾”向“油化并举”战略转型的“一号工程”。

为了弥补因5月出访未能见面的杨悦董事长的采访,我在炎热的8月再次飞往西安,对杨悦董事长作了一次专访。杨悦董事长的繁忙可想而知,黄国栋部长几经协调,那天下午给我留出了半个小时的采访时间。为了采访顺利进行,宣传部派出一位干部守在门口婉拒他人进入。

杨悦董事长与我一见如故,热情地对我事先准备的三个话题侃侃而谈,全然忘记了半小时之约,我们座得越来越近,谈得越来越投机。他讲述的奶奶和爸爸的故事十分感人,成为他做人做事的原则,也成为我在做文化管理讲座培训时的经典故事。考虑到他当天上午刚做从喉头插管胃镜检查,不忍过度打扰他,两个小时后,我主动提出结束采访。杨悦董事长以延一井模型相赠。我有幸将中国石油人的红色基因珍藏在了家中。

事后,黄国栋部长和办公室主任对我说,我们在董事长身边工作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董事长小时候及奶奶、爸爸的故事。

拨亮别人的灯——粗探延长油田作家群成长的秘笈

杨悦董事长赠送的延一井模型珍藏在我家中

我在一腔激情的喷发下完成了20000多字的长篇报告文学《油井圣地的常青之树》的初稿,经黄国栋、郝随穗、路晓宇等几位当地作家的合力修改后定稿收入《潮头跨越—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强国梦时代报告》书中。此文得到延长石油集团领导的赞赏,并以书面形式向中国石化联合会对我们的工作及作品给予肯定。

拨亮别人的灯——粗探延长油田作家群成长的秘笈

我们在延长油田采访期间得到了拓永祥、梁川等文友大力支持,与他们结下了深厚友谊。斗转星移虽5载,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此次再来延长石油之前,我把来延长油田参会采风的消息告诉了拓永祥老师。他说一定要好好聚聚。我说;期待着。

5月17日晚上,我和冯志清老师与拓永祥、梁川、沙粒在一家烧烤店见面。久别重逢,非常开心。我们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天,越聊越高兴。

拓永祥老师是一个人缘极好且喜欢分享快乐的人。拓永祥老师虽已退休多年,那天晚上他几个电话招呼来了《油脉》杂志老班底房子、随穗、丰富、永刚等文友来到烧烤店。

我和志清老师与延长油田老友新朋开怀畅饮、叙旧聊新。通过两个多小时的交流,让我们对延长石油作家成长秘笈有了初步了解。他们最大的秘笈是以诚相待、相互成全,发自己的光,拨亮别人的灯,微光成炬、星火相传。

非常高兴的是这些文友个个文笔不凡、文绩斐然。

五年前的梁川是宣传部的一般干部,如今走上了宣传部科长、延长油田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的重要岗位。年轻的梁川学习勤奋、思维敏捷、记忆超群。不仅喜好创作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而且擅长企业公文、领导讲话、经验材料等多种文体,收获众多奖项,是大家公认的大手笔。梁川对经典诗词歌赋钻研深入,《岳阳楼记》《滕王阁序》可随口朗诵、激情澎湃。对于我的到来,梁川非常热情,由于航班晚点,梁川和闫太安老师在南泥湾机场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我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感到十分愧疚,梁川拉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松开。我们开心地在机场留下了5年后的又一张合影。

拨亮别人的灯——粗探延长油田作家群成长的秘笈

建华五年后再次与梁川(左)合影

默默无闻、十分低调因文学改变命运的沙粒女士著有6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菩提树之恋》和一本中短篇小说集《沙粒看世界》,广受读者好评。她就是凭着这部小说,得到油田领导青睐,不仅让她有了工作,而且进入了宣传部门,后来还成为拓永祥老师的同事,在文学的征途上不断上坡出彩。沙粒在路上告诉我们,拓老师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好人,许多年轻人都得到过他的真诚帮助,因此,我们都特别尊敬他。

原本是画家、摄影师、长发飘然、风流倜傥的房子,接到拓永祥老师的电话后,放下了在别桌的酒杯,赶到烧烤店与我们相聚。《油脉》杂志初创时,房子是社长,拓永祥是主编,他们是事业上的搭档,同频共振,心心相印。房子是个传奇式人物,被称为中国的“鲁宾逊”。几年前,他曾努力说服家人独自在呼伦贝尔草原盖房独居了两年七十多天,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记录下了心路历程、北国风光、自然景物、风雪严寒、夜狼嚎叫。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精致的散文集《独居辉河畔》,尽管定价为99.9元,却成为市场畅销书。

拨亮别人的灯——粗探延长油田作家群成长的秘笈

随穗、丰富、永刚这些西北汉子看上去都朴实无奇,但个个心藏锦绣、作品颇丰、获奖众多。在这些后生心中,当年提出几个人自掏腰包创办《油脉》的主编拓永祥永远是他们的大哥大,大地的落红春泥,滋养百花、齐放千红。因此,只要拓老师一个电话,他们都会放下别人桌上的酒杯向拓老师聚拢。

坊间有言,今天的延长油田作家协会的主要骨干大多来自《油脉》杂志班底。《油脉》秉承“以文学的名义朝拜石油之母,以精神的行为塑造石油之魂”的宗旨,每年编发4期,现累计编发《油脉》49期1000余万字,已成为面向全国的文学内刊,被评为第二届全国文化(群艺)馆期刊、群众文学期刊评选优秀主编奖。2017年起被国家图书馆收藏。崔完生出版两部诗集《所有的可能都叫运移》《前尘》,郝随穗出版散文集《庄里》和诗歌集《流年何往》,散文《绿色信天游》获第九届长征文艺奖。卫尚科出版散文集《拾柴者说》,闫太安出版诗集《会唱歌的颜色》,田永刚创作的《烟雾沟的黎明》和刘谷雨创作的《红色石油梦》均获中国能源化学地质工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征文一等奖。

那晚与拓永祥等文友的相聚,感触良多,受益匪浅。如果说延长油田每一个作家是一束灯光的话,他们相互拨亮,便成为光明一片,照亮世界。

向拓永祥老师致敬!为延长油田作家祝福!

作者为:《信息早报》社原党委书记、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化工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weinxin
我的微信
中国传真公众号
请扫码关注
中国传真总编室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05-23 16:04:5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csccip.com/toutiao/2023/05/23/archives/9750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